再生资源
资 源
环 境
综合利用
技术推广
  重点推介
中再生协会组织会员赴日参加第三届
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黄献中视
中再生协会会见瑞典大使馆科技参赞
我省举办党政领导干部新环保法专题
省发改委、省环保厅关于征集先进节
王志强:影响农作物吸收镉的因素及
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办公室关于加强农
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办公室关于转发《
首页 >> 再生资源 >> 资 源 > 正文
净化食物链,远离危机,健康保障!
文章来源:现代生态农业 作者: 时间:2015-8-10 17:26:37

为何当下中国的医院人满为患?为何性早熟、不孕不育、先天性残疾等病症的发病率居高不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食物链已经被严重污染。当前我国农业生产中大量使用的有害化学物质会直接或间接进入我们的食物链,造成了国民健康的恶化。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将直接影响中华民族的生态系统健康和身体健康,最终引发各种社会问题,导致民族生存危机。


  当前,我们面临的最大生存问题就是净化食物链了。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将直接影响中华民族的生态系统健康和身体健康,最终引发各种社会问题,导致民族生存危机。让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一下食物链存在的安全问题及其对策。


一、问题的严重程度

  围绕食物生产,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有人说我们用7%的耕地养活了20%的世界人口,但是却忽略了下面的基本事实——我们动用了世界35%的氮肥,3倍于全球平均值的农药用量,70%的可利用淡水资源。下面的一组数据或许说明该问题的严重性:早在2005年,我国每年抗生素原料生产量就达21万吨;人均0.16公斤;2010年,中国化肥施用总量为5561.7万吨,人均41.5公斤;同年,农膜使用量217.3万吨,人均1.62公斤;2013年,农药总量337万吨,人均2.59公斤;同年,中国从美国、巴西等地进口6000万吨转基因大豆,由此带进来草甘膦含量195.6吨,草甘膦含量人均1.956克,草甘膦代谢物含量人均3.444克。


  上述各种化学物质在食物生产过程中添加,客观上解放了部分劳动力,提高了生产效益,但是直接的或者潜在的有害物质进入食物链,造成了国民健康的恶化。当前,医院人满为患,医患矛盾十分突出,是与食物链中的有害物质进入人体难以分开的。2007年,中国潜在心脏病患者6000万人;2008年,高血压患者2亿人,高血压知晓率仅为30%;2010年,中国约有220万儿童出现性早熟;2011年,中国先天残疾儿童总数高达80-120万人;同年,中国育龄夫妇不孕不育发病比例达到1/8,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5000万人;2012年,江苏省人民医院精子合格率大学生仅30%,上班族合格率基本不超过20%;2013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达9700万人以上。目前,全国每6分钟就有1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医学专家分析认为,80%的恶性疾病与环境恶化尤其食物链“毒化”有直接的关系。


二、食物链中有害物质知多少

  今天,我们的食物链中到底会接触到多少有害物质呢?这个数据触目惊心。仅以农药为例,2014年农业部与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发布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2763-2014)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指标就达3650项。这就是说,按照国家的规定,只要那3650项农药使用符合要求,即所谓的不超标,就是允许使用的。面对这些农药,具体使用后的效果如何,消费者无能为力,只好寄希望于那些农药能够“在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确保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的承诺来保障人民群众健康安全了,天知道那些生产者,监管者如何监管那些海量的农药?消费者又怎样去举证那些他们认为有问题的食物?


  农药在食物中分布,涉及284种(类)食品农,覆盖了蔬菜、水果、谷物、油料和油脂、糖料、饮料类、调味料、坚果、食用菌、哺乳动物肉类、蛋类、禽内脏和肉类等12大类作物或产品,还有果汁、果脯、干制水果等初级加工产品。从上述国家的规定动作来看,我们吃的几乎难以逃避农药,即使某几种达到规定要求,那么多的农药几种几十种混到一起,还能达到要求吗?


  针对蔬菜、水果、茶叶等鲜食农产品农药残留超标问题,多发、易发问题,有关部门2014年执行的新标准,重点规定了鲜食农产品中农药残留限量,为115个蔬菜种(类)和85个水果种(类)制定了2495项限量标准,比2012版本增加了904项限量标准。新增蔬菜水果限量占总新增限量的67%,其中水果上农药残留限量增加473项,蔬菜(包括食用菌)上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增加431项。


  为防治各种病虫害对农作物生长的侵害,我国不同地区、不同农作物生产中经常使用的农药品种为387种,农药制定了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基本覆盖了常用农药品种。这就是说,我们吃的食物,农民是离不开农药来生产的。农民清楚他们向作物、蔬菜、果树使用了多少农药,他们留给自己吃的是基本不用农药和化肥的。农民不懂得农药种类,也不懂农药残留等专业术语,但本能的保护心理还是有的。


  除了农药,我们的食物链中还添加了激素物质。当年植物生理学的研究成果五大激素,全部都用到了农业生产,分别是,生长素、细胞分裂素、赤霉素、脱落酸、乙烯。我们看到的水果越来越大,越来越光鲜,这都是激素发挥的作用。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笔直的黄瓜,顶花带刺的黄瓜也是激素的作用,蔬菜大棚的菜农告诉我,他们生产黄瓜需要用四种激素,还有一张拉直素,连我这个学植物的都没有听说过。


  动物食品中也难逃脱激素的身影。所谓现代化的养殖模式下,鸡45天、鸭28天就可以长大屠宰、猪4个月,将这些动物的生长周期几乎缩短了5-10倍。对于很多鸡鸭,经常是用含有激素的饲料喂养,催肥,导致这些肉类含有大量的激素;此外,部分池塘养殖的鱼、蟹、黄鳝,有报道称直接投喂避孕药催长。这样的食物当中激素含量都比普通食物大。由于激素主要是存在血液当中,所以肉类中的激素含量更高,尤其是在动物的内脏当中。这些激素动物对人体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最直接的受害者是无辜的孩子。激素能让动物早熟,也能让孩子早熟。催长激素可导致儿童性早熟、骨骼提前停止生长等。而且部分种类的激素含有剧毒,进行极高比例的稀释后使用,仍能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导致累积中毒。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瓜熟蒂落”,但市场上售卖的很多黄瓜都顶着鲜艳的黄花,消费者觉得新鲜,其实是催长激素在起作用,黄花十几天都不会凋谢。“瘦肉精“是国家明令禁用的,但被用在动物、水产、蔬菜上的激素类药物却至今还有人偷用,有些则将名称换成“小料”在地下交易。相对国外严格的激素、抗生素类药物检测,国内对激素的强制检测工作薄弱,对一些抗生素药物的检测也常常落空,导致食品生产过程中滥用激素现象盛行。


  抗生素,顾名思义是抵抗生命的,主要是抵抗乃至杀死微生物。生活中有很多的抗生素,如药皂是抗菌的、冰箱、空调也有抗菌的。具有抗菌性的生活用品越来越多,就意味着给造成抗生素的耐药性的机会也越多。饲料中使用抗生素既是防病措施又能增产,抗生素作为饲料的添加剂。在农民眼里,有病治病,无病防病,能使猪、牛、羊生长健壮,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他们就使用。饲养动物体内抗生素含量过多,人们喝牛羊奶,吃牛羊肉,抗生素就会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假如牛体内含有青霉素,儿童喝牛奶就会产生青霉素耐药性。虽然没打过青霉素,生病了会以为青霉素治疗效果好,结果却无效。


  除了农药和激素,大量化肥使用造成了硝酸盐残留,进一步还原为亚硝酸盐,成为强致癌物质;农膜使用是一边生产食物,一边生长致癌物(农膜低于800度焚烧产生严重的二噁英等强致癌物),必须叫停。争议很大的转基因,是在化学农业基础上,继续鼓励农民使用农药和化肥,让劳动力从食物生产中分离,其不利影响已经非常之多,限于篇幅,这里不再专门介绍。


三、净化食物链必须从源头抓起

  为什么食物链中增加了那么多有害物质?资本使然。资本的特点就是逐利,为了让动植物长得更快,就添加各类激素;为了提高所谓的产量就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而不顾其残留;为了让食物看起来好看,就使用各种添加剂。最终资本在每一个环节收益,而受害的是大多数人,且每一个人都难以幸免。目前,食物链污染造成各种疾病增加,恶性疾病造成非正常死亡的利益链很长,从源头算起包括石油开采、冶炼、化工、化肥、农药、农膜、除草剂、添加剂的生产商;上述物质的流通商、经营商,各种制药厂、兽药厂;医院尤其不孕不育医院、火葬场、墓地;各个环节上的金融资本家、科学家群体及其媒体代言人。而提供食物的农民在上述产业链中,在每挣到的十元钱中,农民拿的不到一元,如果算上劳动力,他们是赔钱的。必须采取合理的计划经济加速理性的市场经济,带动农民用安全的办法生产食物,带动农民就业。


  食物安全与投入到食物生产上的人工成正比,与投入的化学物质和激素成反比。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食物生产与消费大国,食物种类与烹调方法全球最多,如果净化了食物链,去除那些有害物质,将一些添加剂减少到最小程度,那么国民健康和平均寿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果要做到这点,就必须通过合理的途径,让农民收益,让农业回归,让农民有尊严,而不是害人害己。


  在中国走向中等发达国家以后,食物安全的压力就越来越大。如果到那时候,我们的国民有一半以上的人口还能够吃得上有机食品(当前不足1%),那才是走到了世界的最前沿。中国近5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化了的乡村中。他们从事的是,有机食品生产、加工、销售、服务的涉农产业;他们吃的是有机食品,住的是别墅或准别墅能够接地气的房子;呼吸的是清洁的空气;喝的是没有污染的水;他们的环境鸟语花香;他们愉快地劳作,人们之间有分工但不竞争,有合作但不吃大锅饭;他们之间有亲情更有人情;他们一生中大部分远离医院,活到百岁自然老去;他们是一类快乐的人群;他们的职业是稳定的;他们不受市场的剥削,而有自己的定价权。因此,在当前城镇化热潮中,我们需要反思,我们需要逆城市化,是将城市中合理的要素(市政设施、医疗设施、卫生设施、娱乐设施、学校、银行、暖气、空调)搬到农村,而不是将人装进城市。这样,中央与社会的大量资金需要向农村流动,而不是让农民砸锅卖铁甚至卖血,进城当三等公民,从此永远告别不人道的“三留守”现象(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留守老人)。


  净化食物链,将传统农业提升为健康和谐可持续的农业,提高农民收入,减少市民的医疗投入,实际上我们搞的是一种高效农业。这种高效生态农业是从光合作用开始的,到消费者健康的血液流动而止,至少包括了五方面“物”的流动:一是大田作物叶绿体类囊体膜上电子流,作物首先将太阳能转变为一切生物能够直接利用的能量,这个生产过程是在健康的生态环境中进行的;二是各类食物、中药材、宠物、花卉、苗木等等的在物联网上物流,车轮滚动将上述农资运送到消费者手中;三是消费者体内健康的血液流动,他的血液里运输的是,是为健康身体长寿远离疾病的好的能量与元素;四是由上到下的货币流,健康有机食品和中药材等的增值部分,从购买者那里往下游传递,带动大学生尤其农民就业,增值部分的30%以上归农民;五是互联网上的信息流,这个流动非常迅速。通过云计算,我们能够知道哪里有需求,哪里有库存,哪里的有机农业是真实的,哪里出了问题,需要公示给予监管、惩戒,最终进行系统修复与平衡。


  好多人会问,如果发展生态农业,产量降低怎么办?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我们目前生产出来的6亿吨粮食,人类仅吃了2亿吨,有4亿吨是被动物消耗和作为少量工业原料的。如果分类生产人的口粮与动物的饲料粮,将更多的人工投入到人类食物链维持中,用地养地,精耕细作,大量使用有机肥,恢复生态平衡,土地的产量,即使在没有化肥和农药的前提下,也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我们连续进行了8年的实验,就将低产田实现了高产稳产田,玉米和小麦周年产量2500斤/亩,继续增强地力,产量实现3000斤/亩也是不远的。这样的土地产量,一亩可以满足6口人的粮食需求,全国仅2亿万亩高产田就可满足人的口粮需要,生产蔬菜有1亿亩足矣。而其余的15亿亩,加上60亿亩的草原,20亿亩的森林,10亿亩的湿地,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我们还不能生产或者直接寻找出饲养动物的饲料来吗?动物是不需要吃那么多人的粮食的,它们的食性与人类是完全不同的。违背农业规模,急功近利,被资本绑架,才造成了今天农业的乱象。


四、建四道屏障保障人民群众健康

  当前的经济发展模式以GDP为考量,造成的结果是生产发展了,但环境污染了,人民群众的健康成了问题,“看病难”、“看病贵”、“医患关系紧张”问题的源头在食物不健康、环境被污染。国民健康并不是后期治疗出来的,而是在源头培育的。针对上述严重的健康问题,我们设计了一个中华“大健康”计划,用四道防线保障国民健康。

  

  第一道防线:优美的生态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告别化学污染,在自然保护区、森林、草原、荒漠、湿地与海洋等自然区域,基本没有环境污染,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给野生动物留足地盘,人类不要进行干涉。即使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与乡村,也要尽最大可能消灭污染,减少垃圾排放,严控白色污染。人类生活在蓝天、青山、绿水的环境下,疾病则远离人而去。


  第二道防线:优质安全的食物。在18亿亩农田里,规划出为人类生产食物的空间。这个空间不大,仅生产人吃的口粮约2亿亩高产田足够;生产蔬菜与果树,约1亿亩耕地,其余的15亿亩耕地则为饲养动物生产饲料粮。将人吃的口粮与动物饲料粮,用不同的方法生产,拉开价位,实行优质优价。对于人吃的粮食或蔬菜果树,则停止使用化肥、农药、除草剂、激素、地膜与转基因;而对于动物生长所需要的饲料粮食,可适当使用化学物质。停止为发达国家生产化肥农药除草剂等有害物质做法,停止以出口农用物资换外汇做法,逐步减少乃至停止进口转基因粮食,从食物源头保护国民健康。

  第三道防线:中医药保健和养生。对于一些疾病,早发现早干预,能够用中草药解决的问题,暂不用西医和西药。对于中草药,需要严格按照有机的方式生产,严格杜绝用生产动物饲料的方法生产中草药。“药材好,药才好”。中医药有几千年的文明史,实践证明中药对于民族繁衍贡献巨大。但是,如果用种植农作物的办法生产中药材,其药材质量就大打折扣。中医原理是充分调动人体的自我修复功能,中药材的作用是配合实现这些作用。

  第四道防线:现代医学体系。以西医为主的医疗与医药体系。这是在上述三道防线崩溃后的最后一道健康防线,其人数是相对少的。对于国民健康,除了医学保障,更重要的是生态环境、食物、心态与心情,是生命生病而不是身体生病。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国家可以像养公务员队伍那样保障医生的收入。不以医疗数量看绩效,而以医院少病人为重要绩效。只有医学回归医学,减少商业成分,健康的最后一道防线才能够巩固下来。

  上述四道防线中,第一道是尽量不制造病人,使大部分人群无疾而终或少疾而终;第二道防线是消除食物链上的有害化学成分,增加免疫力和自我修复力,最大程度地少制造病人;第三道防线,是将疾病早期干预早期预防,尽量不用无副作用的植物药或物理方法,将疾病得到初步控制并治愈;第四道防线是应急防线,利用现代医疗的科研成果。对于进入到医院的少数病人进行精心治疗,救死扶伤,不以盈利为目的。

  四道防线构建,将逼迫目前的一些产业转型,压缩过多产能,杜绝过度使用化学添加物、过度医疗,客观降低人药、农药,兽药,中草药的生产规模,打造优美的生态环境,延长国民平均寿命,减少疾病,提高家庭幸福指数,构建真正意义上的城乡和谐,人人可平等享受社会发展福利。


(来源:《绿叶》杂志)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 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 | 中国废旧物资网 | 四川省环保厅 |四川省循环经济网| 成都市环境保护局
  地 址:成都市高新区新会展中心世纪城路英郡三期3栋2802   电 话:134-0867-8968     
技术支持:成都谷胜软件
主办单位:四川省环境和资源综合利用协会         主管单位: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版权声明:CopyRight@四川省环境和资源综合利用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2015-2017 蜀ICP备09048053号 您是第452945位访问贵宾